郭志梅:陈建方首创贵阳三线大舞台:忆三线展芳华如此耀眼(下)

穿越: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内的震撼


与欧锦(左)、缪佳宏(中)博物馆门前留个影


中国三线建设研究会副秘书长、本次活动总顾问何民权,提前到达贵阳,在陈建方团长陪同下,代表三线大舞台组委会分别到家中看望慰问了黔南州和贵阳市80岁以上三线老人,向他们颁发了三线人纪念章,赠送了礼品,三线老人非常感动,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吴庆林夫妇、华国兴、王敦广夫妇、寿爱娟夫妇、严侬秀、王海金、吴瑞香、张荫瑞、顾泉英、李亚芬、赵素梅(航天)、赵章星夫妇(航天航空)等老同志。


何民权看望曾经在航天航空部门工作的赵章星夫妇(中)


何民权(右)到三线老人严侬秀(中)家中,看望本次关爱三线老人中年龄最长者(92岁)


之后,何民权一行参观了都匀县三线建设博物馆。

6月6日三线大舞台活动结束,我也准备前往都匀三线建设博物馆参观。因为周一闭馆,只好放弃。在热心三线人骆美珍女士的微信指引下,我独自前往青岩古镇和六盘水的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

8日上午,一个多小时的动车后,我终于来到了闻名三线的全国第一个三线建设博物馆。

六盘水是三线建设西南地区的主战场,国家通过火车将一批批重要机械、大型设备和大量的建设者拉进六盘水。共有10多万来自全国各地的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工走进这个深山中的城镇,支援三线建设。贵州三线博物馆于2013年8月17日在六盘水市开馆。


馆外实物


贵州省三线建设博物馆分有室内场馆和室外文化广场两个区域,文化广场包括了当年彭德怀指挥三线建设的办公遗址、三线建设指挥部、县委楼、陆家大院以及育才壁、蒸汽机车、机械设备等历史文物;馆内收藏了三线建设时期极具代表性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具以及历史文献、图片等,并通过微缩场景再现了当时的生产生活场景。


馆内听讲


我一个人如饥似渴地拍着外景和内景。余丽娜总经理有要事不能前来;缪佳宏在单位协调会开了一半匆匆赶来了,她帮我拍了参观的视频和照片;近中午,著名讲解员欧锦来了,她是一位三线三代,在我出发前何民权向我推荐了她,在缪佳宏的联系下,她在接待完几个重要团体的讲解后,为我精彩讲述了十几分钟。


馆内实物


冉毅强老师在三线大舞台群里看到我的行踪后,热心张罗,让我再接再厉坐半小时动车参观六枝区三线建设博物馆。


季超英(右二)个人三线人家收藏馆


下午,冉老师一行个个身佩三线人员工作证和这次活动的三线人纪念建党100周年纪念章,在动车站接上了我,我们先是参观了季超英个人三线人家收藏馆,然后参观了六枝三线建设博物馆的外在设施和当年煤矿遗留建筑物,由于没有对外正式开馆,室内文字和藏品遗憾没有看到。最隆重的是三线人黄初明(左一)还专门为我书法题词。文联刘光文老师(左二)也请我题词,我人微言轻,还不会书法,只好说,我回去用纪实文章代替吧。

受赠作品


天色渐晚,匆忙间,他们用香茗和火锅为我饯行,餐半,坐上餐厅老板娘的车,十几分钟后,登上了回贵阳的动车。招一招手,他们也许还会继续遗憾,没有让我看到六枝特区的宝贝:三线建设馆内藏品。我在这里隔空感谢:遗憾已经被你们的热情所淹没。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三线人或三线二代,只要我们唱着共同的赞歌,我们就有机会再相逢,馆内藏品终于会有机会相见。


季超英个人三线人家馆内展品


王春才从电话里得知我一个人参观了贵州三线博物馆,开心地告诉我:当年他为这个馆成功升为省级规格帮过忙。是啊,三线的山山水水、厂矿馆舍,哪里没有留下王老的身影和声音呢?


巧遇:王小帅电影《青红》原型,晴虹如此美丽


这次《忆三线展芳华》贵州行,有一个巧遇。遇到了电影《青红》原型之一卞晴虹,她是上海人,三个月大时随父到贵州支内。与王小帅是同班同学。她目前在上海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当老总。


卞晴虹代表上海三线建设研究会参加活动并发言


她说:我是三线子弟,在1966年才三个月大的时候,被父母抱在怀里从上海支内到了贵阳,当时的新添精密光学仪器厂,和我一样情况的还有著名的第六代电影导演王小帅,我们是同班同学,比我大一个月,也就是四个月的时候被父母抱来了贵阳,十几年后,我们先后随父母离开了贵阳,他去了武汉,我回了上海。虽然在贵阳时间不多,但在贵阳我们度过了最美好的童年和青春年华,因此也让我们与贵阳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后来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王小帅专门拍了三部电影也叫三线三部曲,分别是《青红》《我11》和《闯入者》,讲述了那个特殊年代的青年、少年和老年人的故事,电影《青红》还获得了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奖。

斗转星移,岁月更迭,轰轰烈烈的三线企业随着共和国的发展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我们不能忽略更不能忘却那段刻骨铭心的艰难而光辉的岁月,为此,我们上海三线建设者:倪同正、马以榴、童合方、霍日炽等老师作为主要发起人,组织成立了上海三线文物展陈馆筹备小组,目前已经收集到了三线文物1000多件,我们希望三线人的故事永远保存在历史博物馆,让我们的后人,永远铭记这段历史,继续宣传及弘扬三线精神,特别是我们作为三线二代,要接过一代们的接力棒,让父辈们的三线精神继续得到发扬和传承。让历史告诉未来!


送别:依依惜别三线情,我们来年再相逢


演出现场的英姿


想不到,这么大型的文艺汇演,竟然是民间策划公益性质。策划人召集人陈建方,是一位随父母从上海来贵州支援三线建设的二代。他从工人到干部,直到去年退休。

随着父辈的老去,他突然感到肩上使命更重了,那就是宣传和传承三线精神。虽然去年初退休了没有官职,但多年来历炼出来的组织才能还长在身上。没有身份没有单位后台,但他有几位志同道合的三线二代老朋友。几个人一拍即合。赵云、周家兴负责音乐专业,陈建方负责好组织工作。


周家兴(左)和冉毅强(副团长、艺术总监)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陈建方一个人到了上海,找到洪礼明董事长,他说没问题,需要多少?

音乐专业的几位朋友开始策划节目的时代性号召性?需要哪些节目?规模多大?地点?多少人能来演出 ?

最让人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一件。按预定时间6月6日成功拉开了三线大舞台的序幕,贵阳没有疫情,老人们的身体没有出现突发情况。


送别


几天来,我看到陈团长指挥方方面面、各路人马忙碌的身影,不忍心打搅他。就让我用旁观者的眼睛来纪录这次活动吧。

没想到,6月9日早7点多,去机场前的早餐时,陈团长匆匆赶来接受了我的民间采访。

郭:你个人为什么费这么大力量,来策划举办这样一个大型公益活动?

陈:我随父母,从繁华的大上海,来到偏僻的贵州大山深处,过去由于保密原因,社会上对三线建设不了解,现在三线建设的宣传渐渐多起来,但是用文艺汇演的方式还是少见。策划容易,行动起来难啊。一年来,我们几位策划人召开了几次会议。首先是经费、然后是号召力、审核、场地、各种风险预判和担当……

还有人问我,做这么大的公益活动,是为名,还是为利?我说都不是。我们三个策划人(陈建方、周家兴、赵云)都只有一个心愿:在当下,三线老人还健在时,用视频、照片、声音纪录老人们健康美好的生活。赵云个人为活动付出3.6万元,周家兴个人付出约1.8万元,我本人(陈建方)付出3000多元(活动超出了预算)。这些是我们心甘情愿去做的,是我们作为三线二代的三线情怀……

陈团长一再强调:“做总比不做好,空谈永远是空谈,错难免,下次改正就好了。”

短短的半小时采访,不断被 陈团长咳嗽声打断。他说已经半个月了,打点滴都不行,担心、着急上火啊。(6月11日,最后一人山东高大姐当天飞回山东青岛,她深夜发来微信,安全抵达。第二天开始(6月12日)陈团长顿时全身放松,咳嗽自然减退。)这种艰辛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家属知道。

“我不后悔,我努力过,实现了长久以来的心愿:为三线情怀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到了分别之际,陈团长终于有时间来宾馆门前相送,碰到山东团的代表,人是格外亲,话是格外多,他们拉开话匣,向我讲述他们支援三线建设的峥嵘岁月。陈团长说:要赶飞机,以后在三线大舞台的群里继续说三线故事。

回望:演出合影


紧紧相握,招一招手,带走了贵阳的一片云彩……

这份情,是三线情;这份缘,是三线缘。共同的经历,共同的情结,我们一起来分享、来传承!

《不放弃》歌声响起:一群人一条路,坚持一直走下去,在一起不容易,相守更加了不起,一群人一条心,再苦再累也愿意,在一起不容易,点亮生命不放弃,不管多少风雨……(完)


作者简介:郭志梅(笔名稚梅),散文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省作协会员。中国三线建设研究会常务理事。西安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省女摄影家协会会员。省新闻传播学会心理学分会理事。出版《梅园晨心》和《晨心飞翔》两本散文著作,获得全国冰心散文作品优秀奖。担任高中历史、语文教师和省级杂志总编多年。西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副编审职称。